腾博会游戏

            1. <sup><i><tfoot><sub><button></button><bdo><div></div></bdo></sub></tfoot><bdo></bdo></i></sup><acronym><ins><acronym></acronym></ins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<bdo></bdo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 集团文化 > 腾博会游戏文苑 > 正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闯鬼门关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16-07-18 10:10:30   来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1219日下午,南坪国际会展中心多功能厅外面挂着“热烈祝贺重庆市房地产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理事大会召开”的横幅。我进了大厅,协会的小欧阳就把我带进会场第二排腾博会游戏的席位上坐下,协会安排我代表协会宣读重庆市房地产行业第二届运动会表彰决定,这是今天会议的议程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企业代表、政府相关业务部门领导、学者、新闻媒体等三百五十多人参会,会场一片热气腾腾,呈现出冬天里的春天气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议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,第七项的时候,主持人尹秘书长宣布由我宣读今年11月份全市房地产行业运动会的表彰决定,这次运动会比赛项目、比赛时间、参赛人数、都超过往届。我上台稳重、清晰地宣读了协会的表彰全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座位上约20分钟,我突然感到会场温度较高,空气混浊,胸口发闷。为缓解不适,我便取出随身携带的硝酸甘油片,含在舌下,待其化完,仍未改善状况。于是,我决定到会场外去透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刚走到门外,额头虚汗顿冒,我明白不妙,见协会的小曾在附近,正欲告诉她我心中感受,但还未来得及张口,眼前景物立即变得模糊,一瞬间便什么都不知道了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待我醒过来,已经是直挺挺地躺在冰冷的瓷砖地上,后脑、后背冰凉。我听到有人喊“快掐人中”,我下颚微微动了一下,于是有人就掐着我的人中穴不放。这时我已经完全清醒了,意识也完全恢复,只是不想睁眼,也不想说话。跟我一起来开会的代玲蹲在我身边,握着我的手,同时不停地为我擦额头上的汗。但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说出来,就是叫代玲去会场取出我的大衣,帽子和挎包——挎包可不能掉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们见我睡在地上太冷,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找了一些垫子来,把我翻过身,把垫子塞在我身下,小代把帽子给我戴上,就不那么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对我轻柔地说道,你按我的提示进行意念思维,可以控制状况发展,很有效的。然后他就有节奏地说下去:头部放松——颈部放松——肩部放松——胸部放松——腹部放松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叫放松,就由他说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,大家都很关心我,但不知道该怎么做,在一边很焦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躺着、躺着,人们嘀咕道,120怎么还不来嘛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捱了一阵,终于听到有人兴奋地喊到:“120来了!”安有轮子的担架哗哗的声音越来越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人俯下身对我说:“我是120医生,现在你抬起左手。”我照办;“你抬起右手。”我照办;“你抬起头。”我照办。医生说:“没事了,抬上来。”于是,大家把我抬上担架,哗哗地推着奔向救护车,小代也爬上车来,救护车便呼啸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急救中心(第四人民医院),首先给我做了CT检查,确定是否脑出血,检查结果尚好,无异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恰逢星期六、星期天,没有医生,于是在急救中心天天输液,星期一我就转院到解放军三医大新桥医院,这是一家全国有名的心血管专科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一名教授带领着我的主治医生、主治医生的上级医生来到我的病床前,主治医生向教授简要汇报了我的病情,教授批评他询问病情不准确,记录详略不当,教授的训话,使我感到教授的威严。教授说:“你多次晕厥可能要安起搏器或者支架。”我表示不愿意安(爹妈给我的身体,里面安一个异物,很难接受)。教授说:“经检查后如果必须安还得安,除非你不想活命!”教授一句话让我哑口无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天,就开始做全面检查:胸部、腹部、脑部、肢体、血液、大小便等等,医院的各种仪器都为我开动,很快,检查结果出来了,都比较正常,没有发现大的问题。然后做关键检查——24小时动态心电图和冠状动脉造影。动态心电图提示为“间歇性二型Ⅱ度窦房阻滞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作冠状动脉造影之前,医生给我作术前交底,他说,做造影有多项风险,然后逐一说明。说完,他从夹子里取出一份报告让我看,这份报告是以我的口吻写的,由我提出要求作造影检查,并知道以下风险(14条),最严重的一条就是在手术过程中休克死亡。医生要我和女儿签字,我们接过医生的笔把字签了,并亲笔写下“愿意承担风险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29日中午12时许,护士通知我马上做造影手术。在这之前护士长已经给我们八个做造影手术的病员开了术前交待会,使人忐忑不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护士推着手术专用推车,我和妻女跟在后面悲壮地向手术大楼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一个人进了手术室,她们在外面等候,如情况严重,需要安支架就立即宣她们进去签字并付款(五—八万元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空荡荡的手术室放着一张手术台,一个大男孩和一个小姑娘站在手术台旁,他们穿着长袍式的绿色工作服,戴着口罩,没有表情,使人感到空虚和恐怖。小姑娘说道:“你到墙边去把衣服裤子都脱了。”我问:“全部吗?“全部。”我就像剥洋葱一样,把衣服裤子逐一剥掉,直现酮体。大男孩说:“只把病员服上衣穿上,不扣。”小姑娘道:“过来吧。”我感觉自己形态猥琐但一点也不流氓地走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男孩命令我躺在台上,我赤裸裸地躺着,没有任何羞涩和隐私可言,只是感觉手脚冰凉,我想到了吃刨猪汤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男孩在我身上一遍遍刷一些液体,我突然想到,难道是在刷调料要我弄去烧烤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准备工作停当,大男孩把一张蓝色的布从头到嘴把我蒙住,头上再盖一块纱布,什么也看不见了。只有电影中一个镜头出现:抢救无效,送太平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手术开始了,我感到右手腕刺痛,知道在注射麻药。然后又被刺了一下,导管已经进入了我的动脉,但不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会儿,右手臂像电击,只一瞬间,然后胳臂像电击,也是一瞬间。没多久,导管就抵达冠状动脉,我感到一种东西在我胸口窜。“我不舒服”,我告诉大男孩。大男孩说:“我看你现在的心电图和血压都还正常嘛。”手术台时上时下,时右时左。他调整了位置,不舒服感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叫我张开口,将一粒药放入我口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约5分钟后,他说放松:“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完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完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么快?不通知家属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的血管比较好,不用安支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中一阵狂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护士把我推出手术室,在走廊上,窗外阳光明媚,我感到世界是那么的美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了手术室,门外聚着焦急等待的病员亲属,我看到妻女过来,没等她们开口,就笑嘻嘻地说:“OK,倍儿棒!”她们脸庞也笑靥如花,因为同时进去的几个人,我是第一个出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,主治医生和他的上级医生来查房,上级医生是一名博士。她说:“你的心血管和脑血管都没有大问题,只是个别地方有些轻度狭窄,但不是造成你晕厥的原因。晕厥原因不太明确,可能是‘血管迷走性晕厥’,这种晕厥可以在短暂时间就能自我恢复知觉。明天再观察一天,没什么问题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她又叮嘱我:“不要太劳累,变换身体姿势不要过猛,不要去空气不好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31日下午我回家了,还有不到10个小时就将永远告别2014年,此时,真有点百感交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想2011年的大年三十,在大邑县的安仁镇我也晕厥过一回,全家五口人除夕之夜就在大邑县人民医院病房度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次倒下去那一刻,就仿佛飘浮到了丰都鬼门关。阎王爷说:“老甘,你来这儿干什么,这儿不好耍,回去、回去!”于是,我便又悠悠地回到人世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的一年充满了新的希望,但愿不再晕厥,但愿朋友、同学、同仁、亲人们都健康快乐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11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2016 @ 腾博会官网-诚信为本,专业服务 地址: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腾博会游戏世纪城B栋36楼 电话:023-63613319 传真:023-63607829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网址:www.binxin.com 邮件:cqbinxin@163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城投重庆城投集团